主办:营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艺论坛
网站首页 最新资讯 公告通知 专题作品展 基层动态 人物访谈 艺术鉴赏 校园文艺 基层动态 文艺沙龙 各界文艺
文学 戏剧 音乐 舞蹈 美术 书法 摄影 民艺 曲艺 文评 诗词 楹联 文档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讲堂
表情达意要准确
发布时间:2014-04-10 11:05:18 | 点击:1312

表情达意要准确
  ——歌词创作例谈
程绿竹
     歌词担负着表情达意的任务。表情达意要准确。怎样做到准确?谈四点想法,供大家参考。
判断要正确
     在中国音乐文学学会最近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学会常务副主席、著名词作家宋小明对成龙、刘媛媛演唱的歌曲《国家》提出批评,他严肃指出,《国家》这样一首歌,居然在社会上大行其道,最可悲的是评论界也没有人出来说,没人说也就变成真的了。其实,辽宁著名词作家高枫先生早在2010年第二期《新歌诗》杂志上就发表文章,对《国家》这首歌词提出了质疑。高枫先生认为这首歌词存在很多问题,主要是“概念不清”“判断不准”“修辞不当”“逻辑混乱”。这首歌我也听到过,但没有仔细想过,只觉得听着别扭刺耳,有点像绕口令:
我爱我的国   我爱我的家
国是我的国   家是我的家
我爱我的国   我爱我的家
一玉口中国   一瓦顶成家
都说国很大   其实一个家
一心装满国   一手撑起家
家是最小国   国是千万家
在世界的国   在天地的家
有了强的国   才有富的家
     这首歌词在语言形式上近于文字游戏,思想内容上更多有判断失误之处,国和家是两个不同概念。题目叫《国家》其实写的是国与家的关系。但没写明白,忽而“家的国”,忽而“国的家”,都是“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话,不知所云,离题越来越远。其实,国与家的关系十分明确,近乎一个常识性的问题。词作家石顺义在《说句心里话》中明确写道:
话虽这样说,有国才有家,
你不站岗,我不站岗,
谁保卫咱祖国,谁来保卫家?
    没有“国”哪来的“家”?这样一个人人懂得的道理,《国家》的作者却绕来绕去,甚至说成“家是最小国”,这是极为不妥的。如果“家是最小国”,那么十三亿人口,按一家三口计算起码有四亿个家,四亿个家就是四亿个“小国”,那么泱泱中国岂不成了诸侯割据?所以国是国,家是家,不能混为一谈,“国家”≠国与家。由于概念判断不正确,在歌词的发展过程中就造成一系列的失误。比如“有了强的国,才有富的家”,这句话也是大有问题的。高枫先生说,上世纪六十年代,流行一首《爱社歌》,其中一个核心句子“大河要是没有水,小河干”,引起了不小的争论。批评意见认为“大河的水是从小河中流进去的,小河要是没有水大河就会干”。民为邦本,本固枝荣。三十年来改革开放的实践更加证明“有了富的民,才有强的国”,所以“民富国强”。“有了富的民,才有强的国”才是合乎逻辑的判断。还有,这首歌词满纸的标语口号,没有一句感人的话,矫情,做作,没有真情实感。尽管多次重复“我爱我的国,我爱我的家”“我爱我国家”这些口号似的呼吁依然打不开听众、观众的心扉。太干瘪,没血肉、没灵魂。写国家一类的歌词很多,过耳不忘的也不少。比如,“我和我的祖国像海和浪花一朵……,分担海的忧愁,分享海的快乐……”,“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我”,“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手拉着手,生死不离……”,这些歌词之所以令人难忘,就在于歌词的语言生动形象,明朗清新,充满感情。而《国家》全篇像绕口令,有的句子又像谜语,如“一玉口中国,一瓦顶上家”,令人费解。诚如高枫先生所说,还是那句老话,感受深刻,平常话也不平常;感受不深,惊人语也不惊人。说真话,抒真情,是歌词的灵魂,如果只剩下空话、大话的躯壳,情理皆悖,这样的歌词就不能称其为文学作品。
     由这首《国家》想起经久传唱的经典作品《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曹火星创作这首歌的时候标题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先是在解放区传唱,建国时,中南海举办一场庆祝演出,部队文工团演唱了这首歌,毛主席听了非常高兴,对作者说,这首歌好,不过要在“中国”前面加个“新”字,新中国才是中国共产党缔造的。从此,歌名便改成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是概念判断的正确。“中国”与“新中国”是两个概念,“中国”泛指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历史;“新中国”专指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不能混为一谈。自此开始,“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一正确判断就成为了统一人们思想认识的一个重要观点。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衍生出来的两首歌《妈妈教我一支歌》和《在灿烂的阳光下》都直接把这句话用在自己的歌词里,可见毛主席给加的这个“新”字影响多么深远。有人说韩静霆写的《今天是你的生日》开头一句“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就是个病句,也不无道理。
     歌词作为文学艺术的一个门类,它与其它姐妹艺术一样以揭示事物的本质特点及其规律为目的,以真实、典型作为反映生活是否正确的衡量标准。这就要求作家在叙事、描写、抒情、议论过程中把握尺度,掌控分寸,话不要说满,不要说过,力求在表情达意上做到准确。比如,才旦卓玛演唱的歌曲《在北京的金山上》,结尾一句“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这是周总理给修改的。原词是“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天堂”。周恩来总理听了之后说,西藏和平解放之后经过民主改革,藏族同胞的生产生活都得到了巨大的改善,与过去农奴制度下的暗无天日相比,真是如同进了天堂,可是新生活刚刚开始,还不是天堂,社会主义正在建设之中,我们正走在这条幸福的大道上,所以周总理建议把这句话改成“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这既反映了西藏人民从农奴制度下解放出来的幸福感,又揭示了社会主义是一个长时期的建设过程和前景无限美好的本质特点和规律。
     判断正确,归根结底取决于作家的思想水平和认识能力。思想是作家的灵魂,也是作品的灵魂。写歌词是一个系列化生产过程,包括深入生活,体验情感,组织语言,寻找表现角度等等,在这一过程中形象思维始终伴随着逻辑思维,歌词作品既有文学性又有思想性,没有思想的主导和照耀歌词就不会产生光芒。所以,我们歌词作家要注意用先进的思想、理念武装头脑,提高对问题的认识、判断和分析能力,以求写出既有艺术高度又有思想深度的优秀作品。
词语要恰当
    汉语词汇丰富多彩,比如,词义的范围有大小(时代、时期,人民、人,家用电器、手电筒,副食、菜),词义分量有轻重(优良、优秀、优异,批评、批判,挪、走、跑),词义的感情色彩有褒贬(鼓动性、煽动性,赞成、附和,询问、盘问,伟大、渺小),词义所指有具体与概括,具体是指个别的,概括是指整体的(布、布匹,车、车辆,果树、树),词与词的搭配有严格要求,一个词往往能表达不同意思,一个意思往往能用不同的词表达,有些词意思相近,甚至相同,用起来却大有讲究,稍不注意就会因“用词不当”而造成表达不准确。
     歌剧《洪湖赤卫队》中的唱段《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因其感情深切,曲调优美而一直被广泛传唱。其中有一句是“秋风阵阵,湖水浩荡”,在歌曲第一次发表时,原词是“秋风阵阵,湖水茫茫”。为什么把“茫茫”改成“浩荡”呢?这就是词义的感情色彩问题。一词之差,感情大异。试想想看,“茫茫”本是无边无际的意思,在这里说秋风吹动湖水,洪湖一片云遮雾罩的景象,令人生凄凉之感,怅惘之情。“浩荡”则是形容水势之大,奔流不已的样子,使人兴豪壮之感,鼓舞之情。韩英唱这首歌的情景,恰是在一个秋夜,被捕后在监牢里怀念着革命斗争的时候。想想,此时此地一个革命者的感情是怅惘的、凄凉的呢,还是豪壮的、坚定的呢?显然不是前者而是后者。在她看来,被捕这是随时都可能发生的事,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为革命坐牢甚至牺牲生命在所不辞。因为她胸中怀着革命的宏图大志,“为革命砍头只当风吹帽,洒尽鲜血心欢畅”。所以,她胸襟广阔,气度不凡,能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看待一切。自然,秋风吹湖水在她眼里生起的应该是激荡之波,如革命的怒潮汹涌澎湃,激昂壮阔,而决不是前路茫茫,若有所失。所以,把“茫茫”改为“浩荡”就深刻地表达了革命者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和英雄情感。
    恰当地使用词语,不仅能准确地表现事物的特点、性质和人物的思想感情,而且能够深刻揭示事物的本质,具有概括力量。刘斌演唱的《当兵的人》,其中“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穿着朴实的军装”,这句话是经过修改之后敲定的。原来的句子是“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穿着绿色的军装”。在试唱时刘斌感觉不对,提出疑问,他说,咱当兵的人也不都穿着绿色的军装啊,海军是白的,空军是蓝的,还有武警的迷彩服,绿色的军装只能代表陆军,不能代表整个人民军队。大家听了觉得有道理,但是怎么改,一时想不出一个恰当词语。后来刘斌提议把“绿色的军装”改成“朴实的军装”,他说,穿什么服装只是一个符号,属于外部现象,咱当兵的人来自老百姓,本质是朴实的。所以,改成“朴实的军装”这既能涵盖所有当兵的人,又能揭示人民军队来自人民为人民的本质特征,含义更深。刘斌的意见得到大家一致赞成,便把原词的“绿色的军装”勾掉了,改成了“朴实的军装”。
     有时,一句口语的称谓能带出一种感情色彩,人称不同表达感情的程度也不同,我们写歌词的时候这样的小地方也应该注意。《咱们工人有力量》原为《我们工人有力量》,“咱们”显得更亲切。,“咱当兵的人”而不用“我们当兵的人”也是同样道理。
恰当的使用词语必须注意对相类、相似、相近的词语的选择,从若干个可备用的词语中选择最适合的“这一个”用在自己的作品里。讲一个故事,据说,一次,苏小妹出一幅空字对:
轻风细柳
淡月梅花
     让苏轼和黄山谷在上下联中分别加一字作腰,变作五字联。苏轼先出口吟道:
轻风摇细柳
淡月映梅花
     他加的是“摇”、“映”两个字,苏小妹不满意,认为不是最佳。随后黄山谷吟道:
轻风舞细柳
淡月隐梅花
     他加的是“舞”、“隐”两个字,苏小妹摇摇头,还是不满意。苏轼忍不住了,质问妹妹:“你来一个我们听听。”小妹闻言微微一笑,缓缓吟道:
轻风扶细柳
淡月失梅花
     她加的是“扶”、“失”两个字,苏轼、黄山谷听后不禁拍手称好。苏小妹以“扶”、“失”二字作腰,贴切地表现了细柳在轻风中弱不禁风的娇态以及如雪梅花融化在皎洁月光中的情景。苏轼的“摇”、“映”二字,固然写出了柳枝的动态和月的明亮,但比起黄山谷的“舞”、“隐”两字仍略逊一筹,因为“舞”是拟人写法,它使柳枝的动态更形象,“隐”字是夸张写法,使月的明亮更具体,但比起苏小妹的“扶”,“失”二字还觉不如,因为“扶”的拟人化用得更准,不仅写出了风的轻柔和柳的纤弱,而且写出风与柳的亲昵之态,故而更生动;“失”字也比“隐”字更贴切,它强调了月光皎洁、明亮,又兼顾了梅花的洁白、淡雅,突出了两者融为一色的景象,同时与“淡”字也更吻合。
     中国的语言有这么多讲究,我们选词用词怎么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呢。古人说“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吟安一个字,捻断几茎须”,“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说明古代诗人写诗是极其严肃认真的。歌词虽然不像古诗要求那样严格,但要出佳作不字斟句酌也是不行的,我们应当在词语的推敲锤炼上下一番功夫。
比喻要贴切
     比喻是天才的标志,比喻是形象化语言的第一要素,是文学创作常用的一种手法。运用的好可以使语言生动形象活泼新颖,运用不好则适得其反。生活当中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我们夸小女孩长的好看说:“小脸红朴朴的像苹果似的”,有个学生作文当中却写成“哎呀,这女孩长的真好看,脸红的活像煮熟的大虾。”写军训烈日炎炎脸上灼热,直淌汗,有人形容“太阳像在头上烧了一把火,脸上的汗像断了线的珠子噼哩啪啦掉下来。”有的写“在烈日下我们一个个活像烤鸭脸上直冒油。”很明显,一个意思,两种比喻,效果大不一样。关键在于使用比喻是否贴切合理。
     歌曲《东方红》是陕北农民李有源根据一首陕北民歌改编的。原来的歌词有一句是“毛主席是盏灯”,李有源觉得这个比喻不贴切,一盏灯只能照亮一间屋子,灯光是微弱的,而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闹革命是要解放全中国,让所有的劳苦大众都过上好日子,毛主席共产党是大救星,光芒万丈。于是他用民歌中的比兴手法开头,写下“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接着写“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人民得解放。”这不仅充分表达了人民群众对毛主席共产党的无比热爱之情,也道出了中国共产党肩负的光荣历史使命和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的本质。
    《世说新语》中说:有一天大雪,东晋宰相谢安正与家人讲论文义时,问“白雪纷纷何所似?”侄儿谢朗曰“撒盐空中差可拟”,谢安未语。而侄女谢道韫曰:“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大笑首肯。为什么谢安大笑首肯呢?《文心雕龙·比兴》中说:“比类虽繁,以切至为贵。”就是说,以彼物与此物作喻时,必须有一点相通之处,而且要求这一点相通要准确,要和谐,要恰到好处。谢朗用撒盐比雪虽然有一点通,都是白色的,但不准确,不和谐。因盐是颗粒的,质量比雪大,下落是直线的,速度快,又因撒与手有关,所撒范围不大,因而这些都与“纷纷何所似?”这问不切至。再说比喻的“切至”和作者主体气质也很有关系。如果“未若柳絮因风起”,不是出自谢道韫之口,而是出自那个倒拔垂杨柳的花和尚鲁智深之口,谢安还能大笑吗?因之比喻要能引起读者的联想,取得读者的认同,就是说不管主客观都要比得恰到好处。
比喻常常和夸张并用,称为夸张比喻,如:
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
这力量是钢;
比铁还硬,
比钢还强,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灭亡!
——牧虹:《团结就是力量》
    “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就是夸张比喻,它形容团结是牢不可破的,团结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揭示了事物的本质,贴切合理。
     夸张比喻常和我们描写的背景相关联,比如古诗中有“燕山雪花大如席“的夸张,放在“燕山”这个背景上是贴切的、合理的,因为燕山太冷,如果说“广州雪花大如席”谁信?说“官仓老鼠大如斗”合理,说乞丐家里“老鼠大如斗”恐怕没人信。所以比喻必须符合贴切合理的要求。
寓意要明确
     浏览中国歌坛的名家名作,发现有一类为数不多的比较特殊的歌词,这类歌词写树不是为了写树,写草不是为了写草;写树写草只是一个由头,一个引子,通过对树对草的描写或表达自己的理想愿望,或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或表达自己的人生感悟。所有这些要表达的东西作者都不说出来,要说的话都隐藏在对树对草的描写之中,让读者自己去联想,去领悟其中的内涵,这就是寓意歌词。对这类歌词的要求是寓意要明确。
     举三首歌词来说明这个问题。第一首是王祖皆、张卓娅写的《小草》: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我是一颗无人知道的小草。
从无寂寞,从无烦恼,
你看我的朋友遍及天涯海角。
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
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
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
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这是一首咏物歌词,表面上写小草,实际上是写像小草一样的人。小草平凡、普通却快乐、感恩,作者通过对小草的描写要赞美的正是像小草一样快乐生活,懂得感恩的平凡的人,普通的人,用的是咏物寄情的写法,寓意十分明确。咏物歌词的寓意明确取决于作者对事物特点的准确把握,一个事物有多种角度,多个特点,“横看成岭侧成峰”,作者要识庐山真面目,选择那种与你的表达相对应的特点,使“外描”与“内寓”、“物性”与“人格”两相契合,为读者提供有迹可循的鲜明线索,沿着这个线索按图索骥,读者自可以明确地探知到作品的内涵和寓义。这里,必须强调的是写事物的特点千万不能面面俱到,眉毛胡子一把抓,一定要和你的表情达意相对应,突出一点,不及其余;也就是说你写事物的这一特点而不写那一特点,目的是什么,要表达什么意思,必须明确。这是咏物歌词的关键所在。
    第二首是乔羽先生为电影《杜十娘》写的插曲(之三):
金丝笼儿无价,
玉石碗儿豪华;
这生涯,十分优雅,
不是咱,鸟儿的家。
问君家在何处?
鸟儿回答:
绿枝头,
草莽中,
青天下。
啊,
笼儿不是鸟的家,
鸟儿住在绿枝头,草莽中,青天下。
     电影《杜十娘》是根据《警世通言》中的小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改编的。作品写的是教坊名妓杜十娘追求大学生李甲的婚姻爱情悲剧。杜十娘聪明美丽,沦落烟花,想跳出火坑,久作从良的打算,最后寄身于豪门纨绔,花花公子李甲的门下。当她知道自己被骗了之后,便毅然和李甲决裂,满腔悲愤的抱着她长期积蓄的百宝箱跳入江中,人与物同归于尽。乔羽先生的这首歌词写的是杜十娘身陷豪门,在宝马香车、锦衣华服中的苦闷、绝望的心情。乔羽先生的高妙之处是歌词在字面上没有一个有关杜十娘的词句,也没有一个“苦闷”、“绝望”等抽象的字眼,人物内心的情感是通过具体事物如“金丝笼儿”、“玉石碗中”、“绿枝头”、“草莽中”、“青天下”等的暗示、烘托加以寓意,引人联想想象,悟出歌词的内涵。这种写法就是“象征法”。因为歌词是为电影《杜十娘》写的,象征所指自然十分明确。乔羽先生不愧为歌词大师,写的作品如此美妙。
     第三首歌词是阎肃先生写的《雾里看花》: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你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
涛走云飞花开花谢,
你能把握这摇曳多姿的季节?
 
烦恼最是无情夜,
笑语欢颜难道就说那是亲热?
温存未必就是体贴,
你知哪句是真哪句假,
哪一句是情丝凝结?
 
借我一双慧眼吧
让我把这纷纷扰扰,
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据作者介绍,这首歌是为央视“三·一五”晚会写的,本意是表现商品打假,构思过程中作者思路大开,想到“造假”已成社会流弊,歌词何必拘泥于商品打假这一个问题上呢?经过反复酝酿作者从“雾里看花”这句成语中产生灵感写下了这首“多义性”歌词。
     所谓“多义性”,就是说一首诗或者一首歌词起码有两种以上的讲法,诗人和词家写作时原本是描写某一具体事物的,可是由于作品的内涵丰富和语言的警辟、概括性强,常常被读者理解出另一种意思。比如“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辛弃疾是写郁孤台下的一个具体景物,人民日报社论引用来说明历史潮流不可阻挡。再如“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李白是写长江三峡的景物,人民日报社论引用来说明不管有什么奇谈怪论,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都在迅猛发展和飞速前进。这说明,诗也好,歌词也好,除本身的含义外还可以引伸出另外的含义,我们把作品本身的含义也就是它的内涵称为“本意”,把引伸出来的含义也就是它的外延称为“引伸义”。一首诗,一首歌词既有“本义”又有“引伸义”,这就是“多义性”。古人把“多义性”也称作“复意”、“重旨”。生活经验、思想境界、心理气质和艺术修养不同的读者,对同一首诗、词或同一个句子乃至同一句中同一词语的意义,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体会,所谓“诗无达诂”指的就是这种“多义性”。
     这首“雾里看花”,本义是相当明确的,我们要有一双慧眼,辨识真假,不要上当受骗。这一思想内涵既适合表现商品打假,同时也适合学术打假、学历打假、评奖打假等等,这种内容外延的广泛与丰富,可以造成广泛丰富的联想,取得多义的效果,歌词的耐人寻味就在于这种复合作用。阎肃先生的《雾里看花》为我们如何创作寓意明确而内容外延丰富,具有多义性特点的歌词提供了成功的范例。
     我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也尝试着写了几首这类“多义性”的歌词,这里举一首《追逐》谈谈我的体会:
不在乎前方有没有险阻
追逐你的脚步义无反顾
你的目光就是我的地图
向着你的心灵出发我不会迷路
 
只要你的心路不会改变
山重水复挡不住我的执著
你的爱就是我的快乐老家
朝着你的方向我会风雨无阻
 
给我一声祝福吧
我会把崎岖走成坦途
给我一声祝福吧
我会把小蹊走成大路
     这首歌词的本意是明确的,就是追逐一个目标,至于是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歌词里没有具体的说,读者可以根据作品要表达的意图,加上自己的生活经验去想象去引伸,可以把这个目标看作是远大的“理想”、事业的“成功”、美好的“明天”、知心的“朋友”、幸福的“爱情”等等。这类歌词更具有含蓄蕴藉的艺术特色。它要求作者必须具备对题材的高度集中,提炼概括的能力,具备对于抽象意念进行具体演绎生发的能力,同时在语言上尽量避免词义的单一化,尽可能地使词语带上多种含义,忌直露,主含蓄,以造成广泛的联想,取得多义的效果。
     以上从四个方面讲了表情达意要准确的问题。我觉得“准确”的前提是“清楚”,首先把话讲清楚,要合乎逻辑,不能东一句西一句的,不该省略的不能省略,不该压缩的不能压缩。《绿野仙踪》里记冬烘先生咏雪,有“二八酒烧斤未尽,四三鸡煮块无余”的句子,什么意思呢?据解释,为了赏雪,用“二八”一十六文钱买了一斤酒,用四十三文钱买了一只鸡,全家来吃喝,一斤酒还没喝完,一只鸡却已吃得一块不剩了。这既不是准确,也不是含蓄,更不是多义,而是猜谜。

友情链接  
中国楹联    |    中国评论家    |    中国摄影    |    中国舞蹈网    |    音乐中国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诗歌网    |    中国书法网    |    中国曲艺网    |    中国民间艺术
中国戏剧    |    在线读书网    |    中国美术馆    |    营口艺术研究中心    |    辽宁省文联    |    中国文艺网
各市(县)区文联会员名录
行业文联会员名录
市属各协(学)会会员名录
国家及省会员名录
主办单位:营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辽ICP备13011616号-2
技术支持:营口众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