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营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艺论坛
网站首页 最新资讯 公告通知 专题作品展 基层动态 人物访谈 艺术鉴赏 校园文艺 基层动态 文艺沙龙 各界文艺
文学 戏剧 音乐 舞蹈 美术 书法 摄影 民艺 曲艺 文评 诗词 楹联 文档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讲堂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歌词讲座)
发布时间:2014-04-10 10:48:26 | 点击:987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歌词讲座)
 
程绿竹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时,眼前立刻浮现出激动人心的一个场面:2006年中央电视台第十二届“隆力奇”杯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决赛现场,军旅歌手刘和刚以一曲《父亲》的深情演唱令全场观众唏嘘不已,坐在评委席上的著名歌唱家张也更被感动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这个不可多得的场面,至今难忘。
     一首歌何以产生如此巨大的震撼力?这首《父亲》为什么让人如此感动?个中原因不过四个字:真情实感。真情实感,必有反响。
     现在讲第一个问题,只有真情实感才能激起人们的共鸣。
     音乐的最高境界是触及人心,能让人心里激动起来,产生共鸣。
    《父亲》是词作家车行为刘和刚量身订做的,这背后隐藏着一个让人心酸的故事。刘和刚考上黑龙江省艺术学校松江分校是村里47户父老乡亲凑的学费,父亲刘滋溪为了给儿子积攒学费,披星戴月忙碌在庄稼地里。由于过度疲劳,在耕地时被“起垄机”轧断了左手小指,两年以后又意外失去了另一只手的小指,刘和刚知道这一消息悲痛不已,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了一个晚上。他说:“父亲用两个断指,换我读完了四年艺校”,当他唱《父亲》这首歌时,情不自禁的想起这些情景自己就先感动了:“别说摸,看一眼父亲的双手,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了”,词作家车行敏锐的抓住这一“动情点”,饱含深情地写下了开头一段:
                      想起了你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
                      抚摸你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
                      不知不觉你鬓角露了白发,
                      不声不响你眼角上添了皱纹。
     这几句话,不仅切合刘和刚的生活经历,也道出了人们的共同感受,道出了一种人之常情。当我们还小的时候,对父母的爱和辛苦感受不深,甚至心安理得,不以为然,当父母“鬓角露了白发”“眼角上添了皱纹”时,我们也长大了,这时,对父母的爱和辛苦才有了比较深刻的感受和理解。这种人生的沧桑,作为儿女的该有多少记忆,多少回想,有多少心里话要说?对刘和刚本人来说,他对父亲要说的第一是疼爱,第二是感恩。为什么疼爱?因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你只尝了三分”,“生活的苦涩有三分你却吃了十分”,这两句话是这首歌词的“支撑点”,是点题的句子,是作者从刘和刚的故事中精心提炼概括出来的。刘和刚念初中时由于他得了神经头痛病,没法上学了,村子离县城45公里,父亲起早用自行车驮他骑三个多小时到县里看病,再骑三个多小时把他驮回家,父亲为了节省爷俩来回6元钱的汽车费,宁可自己受累,舍不得花钱坐车,这样一周二次,连续几个月的时间,十分辛苦。这两句话既是生活的真实,也是艺术的真实,既是他“疼爱”的原因,也是他“感恩”的原因。怎样感恩?“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做够,央求你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歌词上下之间的因果关系顺理成章地把感情推到了极致。不用演唱,单凭这几句歌词就够感人的了。
     这首《父亲》可以看成一首“访问式”歌词,是听了刘和刚的故事写成的,并不是作者本人的经历。车行不愧歌词高手,虽是听了别人的故事却能感同身受,他把刘和刚的经历化为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情感体验,并以自己的感动激起他人的共鸣,这是作家车行了不起的能耐。这一方面是因为他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对人性、对感情、对人生有着深刻的见解,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上他的文字功夫,才能写出这样感人至深的作品。
     真情实感,它因人而异,是有真实具体的生活内容的,表达真情实感没有可供操作的模式。这首《父亲》表达的是对一位饱经风霜,吃苦受累的父亲的疼爱、感恩之情,而车行创作的《常回家看看》却是由于对父亲的愧疚、遗憾而引发出的一种人生感悟。
     车行自己最欣赏,创作难度最大的作品是“常回家看看”。这首歌是他饱蘸泪水写成的。1995年,车行父亲去世了,他心里十分痛苦。夜晚他端详着父亲照片,泪水一次又一次模糊了视线,他想到孩提时骑在父亲背上的欢笑,想到风雨中父亲送他上学的身影,想到从军时父亲在车站的深情叮嘱,想到父亲生前句句力透纸背的话语,他自责自己只顾忙于工作,没在父亲健在时多陪老人唠唠嗑,说说话,倒杯茶,洗洗脚,这些不难做到,可多少人却不以为然啊!他决定写一首歌,写给天下父母,用自己切身感受警示世人。好多天,他写了一首又一首,改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不能言尽其意。一次乘火车外出,他看见大包小裹的回乡探亲的游子,听到一位白发老人诉说对儿子的思念,看着听着,他心底涌起一股冲动,立刻在一个信封上写开了。车到站了,歌也写好了。这首歌就是《常回家看看》。好歌入心,此歌风靡全国,牵动无数父母儿女的寸寸柔肠。
     真情实感是最能打动人心,催人泪下的一种艺术力量。什么是真情实感?著名作家孙犁说:“所谓真情实感,就是如实地写出作者当时的身份、处境、思想、心情,以及与外界事物的关系。”简单地说,就是作者把自己经历过、感受过或者体验过的来自生活、发自内心的那份感动“如实地说出”,就是真情实感。“写出这些,这本来是很自然的事情,但一触及文字,很多人就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呢?因为,一提笔,你首先想到的不是有什么心里话要说,而是怎样“做文章”。这一“做”,就掺进了不少“虚”的成分,“假”的成分,“装”的成分,本来在自然的松驰状态下随口说出的心里话可能就是精彩的感人的;“做文章”把心态扭曲了。“如实地说出”自然很难,所以,真情实感和虚假、造作是水火不相容的。
     歌诗缘情而发,以情动人,这是歌诗区别于科学、政治、哲学的根本特点,没有感情就没有艺术。这种感情包括两个重要方面,一方面,它必须有作家真实的内心世界的自然流露,另一方面,它又不是心灵独语,是和听众在说话,如果没有真情实感做沟通就达不到作者与听众之间的交流与互动。所以,真情实感是创作的基础,只有用真情实感创作才能激起听众的共鸣,才能收到打动人心的艺术效果。
     当前流行的亲情歌曲,如《父亲》、《母亲》、《妻子辛苦了》、《想起老妈妈》、《好久没回家》、《儿行千里》、《常回家看看》等,都是以情动人,引起听众共鸣的优秀作品。
     著名音乐理论家田青研究陕北民歌为什么那么受人喜爱,流传那么广泛?他的结论就是因为它唱出了自己的真情实感。
     陕北、山西和河套地区,老百姓的生活非常艰难,大部分男人一年到头,把麦子种下了,就“走西口”了,剩下女人在家里孤苦伶仃,挖野菜度日,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回来,甚至男人能不能平安回来都不知道,思虑、惦记、牵肠挂肚的煎熬无处诉说,只能唱几句山歌排解忧愁,所以表现思念的歌非常感人。《走西口》、《兰花花》传唱了几十年,听起来还那么叫人感动。“信天游”就是上下两句话,像“山在水在(亲亲呦)石头在,人家都在(亲亲呦)你不在”如此简单的歌词,蕴含着如此深沉的力量!文人写不出这词来。民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生当中喜怒哀乐的最精华、最精彩的一次喷发。他可能唱出来了,无意中被人听到了,好听,同时他的感情感染了别人,你也唱,我也唱,传来传去就传开了。所以,民歌不是人为的创作,而是普通百姓倾吐的心声。明代冯梦龙说过一句话,他说“世间但有假诗文,但无假山歌”。为什么?他解释说“山歌不与诗文争名,不屑假。”山歌创作过程当中,不是为了名利,所以不屑假,我要唱我自己的感情,我干吗要做假?所有的民歌最开始时候,是唱给谁的?是唱给自己的,顶多是唱给自己爱的那个人,再往前推一点,可能是唱给天地的,民歌就是那么创作出来的。没有感情创作出来的东西,或者是为了名利,为了各种目的创作的东西,第一不可能感人。你自己都没有感动,怎么感动别人?第二不可能流传,更不可能出精品。
      社会发展到今天,人变得复杂了,功利心、表现欲越来越强,而艺术创作的规律是不会改变的,只有真情实感才能被人接爱,真情实感是最能打动人心的,而且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第二个问题,真情实感的歌词都有生动的画面和厚重的生活质感,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真情实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凭空而来的,它是从美好的人际关系和具体的生活感受中产生的。因此具有真情实感的作品必然是与生活与群众与时代息息相关的,一定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时代气息。比如,于文华演唱的《想起老妈妈》:
                     想起老妈妈,如今她在乡下,
                     一年四季从春到冬,霜染了她的鬓发。
                     劝她外出走一走啊,她说老眼昏花,
                     陪她四处转一转啊她说活多放不下。
                     孩儿啊,孩儿挣钱不容易,
                     这份心意我领了。
                     多少老妈妈,如今都在乡下,
                     一生追着日和月,孩儿心中总牵挂。
                     多少老妈妈,如今都在乡下,
                     恩情就像日和月,孩儿怎能不报答!
 
                     想起老妈妈,如今她在乡下,
                     烧水扫地忙里忙外,一辈子淡饭粗茶。
                     劝她外出走一走啊,她说钱要省着花,
                     陪她四处转一转啊,她说田里有庄稼。
                     孩儿啊,苍生百姓地为天,
                     丰收全靠血汗洒。
                     多少老妈妈,如今都在乡下,
                     一生追着日和月,孩儿心中总牵挂。
                     多少老妈妈,如今都在乡下,
                     恩情就像日和月,孩儿怎能不报答!
 
                     想起老妈妈,如今她在乡下,
                     一年四季从春到冬,都守着我的老家。
 
      歌词具体的描写了妈妈在乡下生活的一些细节,塑造了一位勤劳、节俭、理解儿女又心疼儿女的老妈妈的形象。儿女想尽孝心,想陪她四处转一转,劝她外出走一走,可她说“老眼昏花”,说“活多放不下”,说“田里有庄稼”,其实这些都不过是借口,实际上她是心疼儿女“挣钱不容易”,“钱要省着花”,告诉儿女“苍生百姓地为天,丰收全靠血汗洒”,要珍惜自己的劳动成果。歌词句句不离乡村生活的背景环境,句句紧扣妈妈的实际生活内容,真实可信。没有对乡下妈妈的感情体验和对乡村生活的深刻感受是写不出来这样的歌词的。
     《常回家看看》作者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普通百姓全家团聚共度佳节的幸福图景,洋溢着浓郁的亲情氛围和生活气息。诸如“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哪怕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哪怕给爸爸捶捶后背揉揉肩”,写的百姓的事,说的百姓的话,亲切自然,体贴人情,很容易引起人们的联翩浮想,激起感情上的共鸣。
      观察生活,熟悉生活,是作家的本能,街头巷尾,市井阡陌,寻常人家都有可供作家创作的素材,千万不能认为作家必须拥有不同于常人的生活才能创作,恰恰相反,提供永久不衰的创作素材的往往是那些看来不起眼的日常生活,我们要把目光投向百姓的日常生活,感受百姓的喜怒哀乐,把百姓的喜怒哀乐化为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样创作出感人的作品也就不是空中楼阁了。
第三个问题,真情实感的作品不需要华丽的包装,朴素、自然、亲切是它们的风格特点。
      真正好的感人的歌词是勿需华丽和雕饰的,敞开心扉,任真情实感自然流淌,朴实、自然、亲切胜过无数个形容词。平易如话的语言是真情实感的朴素着装,更别有一番魅力。我们举两首打工者的歌词。一首是阿宝演唱的《我的老爸老妈》:
                      人在外头心(呀么)心在家
                      家里头放不下
                      是我的老爸老妈
                      我的老爸爸
                      从小我就很怕他
                      因为我淘气不听话
                      他可没少把我打
                      终于有天我长大
                      为了生活离开家
                      离别的那天他不说话
                      眼角默默含着泪花

                     人在外头心(呀么)心在家
                     家里头放不下
                     是我的老爸老妈
                     我的老妈妈
                     成天为我操心牵挂
                     寄给她的钱从不花
                     一分不少都为我存下
 
                     自从我离开了家
                     她就经常守着电话
                     每次听到我的声音
                     她都久久不愿放下
                     为了我的老爸老妈
                     为了梦中温暖的家
                     为了他们的期待
                     我不怕孤身在天涯
 
      另外一首是徐子崴演唱的《好久没回家》:
                     那一次给家里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爸爸
                     好久没回家家里还好吧
                     爸爸说家里挺好的
                     就是你在外摸爬滚打
                     可辛苦了你妈
                     她天天把你嘴边挂
                     你有时间要常回回家
                     爸爸
                     好久没回家不是不想家
                     妈妈的身体一直是我最大的牵挂
                     好久没回家不是不想家
                     妈妈唱的摇篮曲
                     时常在我梦中听见了
 
                     有一次给家里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妈妈
                     好久没回家家里挺忙吧
                     妈妈说忙点没什么
                     就是你在外风吹雨打
                     更难为了你爸
                     他常常听见你叫他
                     还以为是你回来了
                     妈妈
                     好久没回家不是不想家
                     只想让爸爸早点看看都市的繁华
                     好久没回家不是不想家
                     只想让爸妈早点享享清福啊
 
                     好久没回家不是不想家
                     只想让爸爸早点看看都市的繁华
                     好久没回家不是不想家
                     只想让爸妈早点享享清福啊
 
      这两首歌词的作首都有在外漂泊的经历,都有艰辛的生活境遇,恩亲思乡尤其是牵挂和想念父母,是他们内心世界中积淀很久的一种感情。听起来不免有些感伤,却那么真挚动人。没有一点“做文章”的意味,心里怎么想的,歌词就是怎么写的。娓娓诉说更容易入情入心。
     青年歌手徐子崴从军艺毕业后独自己在北京打拼,创业之始困难重重,首先是没有钱,为筹集资金他不得已向五个姑姑借了20万元,可是二年左右的时间没见效益,吃饭都成问题,欠债更无法偿还,他想家又没脸面回家,他心中唯一的想法是克服困难多挣钱,将来把父母接到北京看看都市的繁华,早点享享清福。心里这么想的,歌词就这么“如实地写”出来了。就像和父母唠嗑一样,说的全是心里话。这两首歌词,语言平实朴素,亲切自然,明白如话,真正的美是不需要华丽的外衣的。老诗人艾青论诗时曾经说过:“用最平易的语言表达最丰富的情感,用最浅显的语言说明最深刻道理的诗,是好诗”,我们也完全可以这样说:“用最平易的语言表达最丰富的情感,用最浅显的语言说明最深刻道理的歌词,是好歌词”。
     说到这我想有必要强调一点,就是“真情实感”不是要求大家都去写真人真事,都去写个人经历,真人真事与个人经历都是有限的,而艺术创造是无限的。这里的“真”与“实”是指作家必须用心感受,把人和事写得合情合理,像车行写《父亲》那样把刘和刚的故事化为自己的亲情感受,这个“化”字很重要,体察人情,善于把“人情”化为“己情”,不论写自己的故事还是写别人的故事都能写出感人的作品。
     歌词创作也有一定的表现形式,也不是不需要技巧,但技巧与真情相比是处于第二位的,正如一位大作家所说,最高的技巧是没有技巧。我们不妨做个比较,听听下面这首《献给阿妈的歌》:
 
                      遥望夜空的明月
                      想起了久别的故乡
                      漂泊异乡的游子
                      牵念着妈妈
                      明月啊明月
                      请你等等请你等等我
                      我想把思念捎给你
                      送给我的妈妈
                      妈妈妈妈孩儿思念你
 
                      凝视苍穹的星星
                      想起了温暖的家
                      游子心中的妈妈
                      多么慈祥
                      星星啊星星
                      请你等等请你等等我
                      我想把鲜花捎给你
                      献给我的妈妈
                      妈妈妈妈孩儿祝福你
 
      应当说,这首歌词写得也是不错的,借用民歌“赋比兴”的手法把对妈妈的感情托付明月、星星去诉说,更富想象力。抒情也显得委婉轻柔。但从感情的深度上讲却远不如上面所举的那几首真挚感人,也缺乏那种触手可及的生活质感,只不过用几个抽象的词语“想念”,“祝福”等对母亲的想念做了一般性的表达,显得空泛,缺少独特的感受和具体的生活内容。可以看出作者是仅凭理性认识写作的,而不是在内心感动时自然流淌出来的,因此缺少艺术感染力。
      古人说,一个情字乃为诗家第一要义。“情”如同鱼藏之于渊,不是时时浮出水面的,心灵的激动往往都是缘于某时某事的触发。所以真情无动时,宁勿作诗,决不“为赋新诗强说愁”,歌词和诗一样,要达到真境界是必须“情动于衷而形于言”的。
     第四个问题,用细节刻划人物、表达感情是艺术表现的重要手段。
我们讲真情实感,是指两个方面说的。“真情”是指作家的情感体验。“实感”是指作家的生活感受。“实感”是“真情”之根,“真情”是“实感”之果。真情是从生活中来的,因此,写歌词必须注重生活感受,把生活感受放在第一位,既要感受生活的全貌,更要感受生活的细节。精心提炼细节,用细节刻划人物,表达感情,是增强作品感染力的重要手段。
    《父样》中一个“手”的细节,巧妙地讲出了刘和刚与父亲的故事,《我的老爸老妈》中,用“离别那天他不说话,眼睛默默含着泪花”的细节,刻划出一位纯朴的父亲,在儿子即将远行那一刻依依不舍的复杂心情。写老妈“自从我离开家,她就经常守着电话,为了听到我的声音,拿起电话不放下”,儿子是妈妈感情的唯一,是妈妈生命的全部,这样直逼心扉的细节既生动又典型。《好久没回家》中写爸爸对儿子的日思夜想,用了这样的细节:“他常常听你在叫他,还以为是你回来了”,想念儿子竟想出了幻觉,对爸爸内心世界的刻划多么深刻。
      努力描写生活中的细节,让细节承载思想和感情。对现实生活中细节的感受比想象更重要,更丰富。它们真实而自然地反映着人们生活与情感的原始状态。这是歌词创作的宝贵资源。
      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当代国学大师季羡林说:“写议论文重见解,有真知灼见;写诗词,则贵有真性情。”真情实感是歌词的生命,是“感人心”的首要条件。对人的情感世界的研究与体验是作家毕生要做的功课,只有把这门功课做好了,做到人情练达,世事洞明,才有可能创作出具有真情实感,让人感动的优秀作品。

友情链接  
中国楹联    |    中国评论家    |    中国摄影    |    中国舞蹈网    |    音乐中国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诗歌网    |    中国书法网    |    中国曲艺网    |    中国民间艺术
中国戏剧    |    在线读书网    |    中国美术馆    |    营口艺术研究中心    |    辽宁省文联    |    中国文艺网
各市(县)区文联会员名录
行业文联会员名录
市属各协(学)会会员名录
国家及省会员名录
主办单位:营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辽ICP备13011616号-2
技术支持:营口众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